首頁 > 她唇角微甜[娛樂圈] > 116.不再回來

116.不再回來

    此為防盜章, 防盜時間48小時, 在此感謝小天使支持。

    蔣遠昭難得煩躁,他最近也忙得厲害, 不與沈溫歡在同一工作場合就完全說不上話。

    他趁著休息時間,從微信給沈溫歡發了條消息:“有空嗎,一起吃頓飯?”

    過了一會兒,沈溫歡回復他:“不好意思,今晚去拍廣告!

    蔣遠昭將手機關閉, 長眉輕蹙, 有些疲倦地捏了捏眉骨,心里突然有些亂。

    季風朗剛同工作人員溝通好公事, 拿著合同正準備打道回府, 余光卻瞥見蔣遠昭坐在不遠處,似乎很疲乏的模樣。

    見蔣遠昭如此,他心里也有數,便邁步走向他, 慢條斯理地坐在他身旁, “怎么了,被感情所困?”

    蔣遠昭卻是答非所問:“你說,是不是對于上進型女性來說,工作的重要性遠大于感情?”

    季風朗挑眉, “都說了是上進型了, 那你以為呢?”

    蔣遠昭沉默半晌, 道:“你最近有什么新戲約嗎, 只要你叫上沈溫歡。我就來給你捧場!

    季風朗嚇得手里的合同都掉地上了,滿面震驚地盯著蔣遠昭,竟是半句話都說不出口。

    因為他拍的戲大多是愛情片,所以以往他無論怎么邀請蔣遠昭,蔣遠昭都不愿意來,誰知這次……

    “瘋了!奔撅L朗搖搖頭,仍不敢相信自己方才所聽,“沈小姑娘真是厲害!

    蔣遠昭唇微抿,雙手交疊撐在膝上,指節處略微緊繃,顯得手好看而修長。

    他向來是敢追的,只是他怕他逼得太緊,反而會起到反效果,最后讓她萌生退意就不好了。

    沈溫歡向來是他的心頭患,繞指柔,讓他倒貼他不怕,怕的就是他倒貼了沈溫歡都不理會他。

    季風朗見他此般糾結模樣,不禁嘆了口氣,悠悠然道了句:“蔣遠昭,你的確很會把握節奏,但你沒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毫無紕漏!

    蔣遠昭蹙眉看他,并不言語。

    “你只一味的去關心她,了解她,讓她對你心動,可那也只是止于心動!闭f著,季風朗掃了他一眼,神色未改,“想去喜歡一個人,是要主動去了解的,可你從來不給沈溫歡了解你的機會,也從不向她說什么,你這樣讓她如何能喜歡你?”

    語罷,他意味深長地補充了一句:“即使她懷疑自己喜歡你,也會被她自己掐滅,你還是好好想想吧!

    話音落下,不待蔣遠昭開口,他便彎腰撿起合同,起身伸了個懶腰,沖他揮揮手就離開了。

    蔣遠昭盯著自己的手有些出神,腦中品味著季風朗方才說的話,發現其中也不無道理。

    他的蓄謀已久中,的確有個致命lou dong——

    他或許比沈溫歡還要了解她自己,可沈溫歡卻從未知曉他。

    這樣一來,結合先前劇組要求捆綁cp炒作,他的所有行為在沈溫歡眼里,都可能只是炒作關系了。

    他對工作上的事都沒如此步步縝密,操心至此。

    他念此更加頭疼,不禁扶額苦笑。

    沒辦法,畢竟這天下遼闊,卻也就她沈溫歡一人,能讓他操碎了心。

    “遠昭,待會兒有場飯局,準備一下!敝軣ㄟ^來提醒了他一句,便拉他去場外。

    初秋的風夾雜著涼意撲面襲來,竟使全身都涼了一番。

    周煥倒抽一口氣,搓搓胳膊,“唉,天氣轉涼了,小心別感冒啊!

    蔣遠昭輕蹙起眉,也覺這天的確是有些轉涼了,方才突然起風,倒真讓他覺得有些發冷。

    他走向一方人群,準備去飯店參加飯局。

    與此同時,季風朗去阮曼舒公司接她,順便把壽司放到了車后座

    ,替蔣遠昭看管。

    “來啦?”阮曼舒攏了攏外套,笑嘻嘻坐上副駕駛,照著季風朗的臉親了口。

    “今天給你買了奶黃包,在后座放著回家趁熱吃!奔撅L朗笑著揉揉她腦袋,便駕車準備回家。

    阮曼舒應了一聲,回頭笑著對壽司打了個手勢,“壽司小寶貝可千萬不要偷吃哦,上面有塑料紙,你會噎到的!”

    季風朗挑眉,“它不會偷吃的,放心吧!

    “對啊,壽司最乖了!比盥媾吭谲囎,笑瞇瞇摸著壽司毛茸茸的腦袋,緊接著便回神去同季風朗說話。

    于是二人沒有注意到,餓了一天的壽司對著香噴噴的奶黃包,顯得有些糾結。

    *

    沈溫歡趕了一天的場,飯都沒怎么吃,半夜她才回到賓館,沖了個澡就躺下發呆。

    困勁過去了,她便拿出手機玩了會兒,打kāi suo屏后,卻是翻到了與蔣遠昭的微信對話界面。

    沈溫歡微怔,看到“蔣遠昭”三個字時,她的情緒突然復雜起來。

    有段時間沒見面了,他們的聯系也在逐漸減少。

    沈溫歡有意控制自己遠離蔣遠昭,如今她做到了,卻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反而更糾結了。

    她居然很可悲的,開始想念蔣遠昭了。

    明明這家伙又是瞞她又是撩她的,莫名其妙插手她的生活,最后又莫名其妙逐漸淡出,到頭來弄得她糾結不已。

    都亂套了。

    沈溫歡有些頭疼,扶額長嘆一聲便把手機屏幕給鎖上了,正準備上床睡覺,卻冷不防來了個diàn huà。

    她嚇得一哆嗦,拿起手機卻發現是阮曼舒打來的。

    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

    沈溫歡蹙眉,接起diàn huà:“喂……”

    “溫歡!”阮曼舒略帶哭腔的嗓音自聽筒中傳來,“你快來寵物附屬醫院,壽司出事了!”

    “啪嗒”一聲,沈溫歡的手機掉落于木地板上,在空蕩的房間中傳遞著回響。

    壽司……

    得趕快過去!

    她這才回神,匆忙換了身衣服,連頭發也不扎就打車去了寵物醫院,到醫院門口后,她付了錢就跑到前臺,正要問壽司在哪,卻猛然想起自己根本沒問阮曼舒。

    于是她便想給阮曼舒打diàn huà,卻發現手機方才掉在地上,她沒有拾起來。

    怎么一堆子事兒!

    沈溫歡急了,前臺fu wu人員卻問她:“請問……您是在找一只薩摩耶嗎,剛送過來的,在三樓東南角!

    “謝謝!”沈溫歡道了謝便匆忙趕到了手術室,只見季風朗和阮曼舒坐在長椅上,憂心忡忡。

    見沈溫歡來了,阮曼舒站起來,自責道:“都怪我沒把奶黃包拿走,壽司連塑料紙一起吃掉了,現在還在搶救!

    沈溫歡抱了抱她,低聲安慰她沒關系,見她已有了黑眼圈,便道:“你們先回去吧,這里我等著!

    “可是……”

    “你明天不是還有早戲嗎,要好好休息,有情況我通知你!

    季風朗走過來,看了她一眼,道:“沒聯系上蔣遠昭,我只好給他發了短信!

    沈溫歡吐出一口氣,頷首,“麻煩了,我在這里等著!

    “拜托你了!奔撅L朗點點頭,當真就拉著阮曼舒走了。

    反正一會兒蔣遠昭就過來了,他們還是不在場為宜。

    他們二人前腳剛走,醫生后腳就從手術室出來了。

    沈溫歡當即跑過去抓住他,焦急道:“怎么樣了?!”

    *

    待蔣遠昭趕到醫院時,已經是事發一小時后了。

    他問好地方便趕了上去,到手術室門前,卻發現壽司乖巧地趴在沈溫歡腿上小憩。

    沈溫歡略微頷首,長發披肩,有幾縷垂在耳邊,她輕撫著壽司的腦袋,唇角笑意溫柔。

    燈光落下,在她周身泛起點點光暈,柔和得不像話,直融到人心坎里去。

    蔣遠昭怔住,心跳沒來由的慢了半拍。

    壽司發現了主人,猛地跳下椅子奔向他,像大難過后的歡喜至極。

    沈溫歡似是察覺到什么,她抬首看向蔣遠昭,輕笑:“你來了!

    她抬首的那一瞬,光輝散落,只怕是日月星輝都為之黯然失色。

    蔣遠昭怔了怔,半晌他啞然失笑,應聲道:

    “嗯,我來了!

    柳棠被人抬去醫院,她的經紀人也失魂落魄地跟了過去,門口她叫來的記者都已經被遣走,sd卡也都盡數銷毀。

    柳棠千辛萬苦引來沈溫歡動手,卻最后不僅白挨了一頓揍,還把自己的臉給賠了進去。

    柳棠一伙人,在這短短幾分鐘內,徹底崩盤。

    “蔣遠昭!”周煥卻在此時怒火中燒,幾步上前對蔣遠昭怒目而視:“你瞧瞧你今天這是做了什么事?!”

    蔣遠昭長眉輕蹙,并不言語。

    林婧急忙上前勸阻他,拍拍他的背,語重心長道:“周先生,遠昭他也是一時沖動,這不也沒釀成大禍么,你先消消氣!

    “我知道,可是他怎么能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去幫別人,未免太小孩子氣了!”周煥還是氣得不輕,粗喘著氣,“他身為公眾人物做事好歹要三思后行,怎么這次跟突然失去理智似的?!”

    不待林婧繼續勸說,沈溫歡忍不住開口道:“抱歉,責任在我……”

    “吵什么吵!”阮曼舒突然喊道,眼神不善的盯著周煥,“你情商怎么這么低,男人在自己心愛的女rén miàn前還保持個屁的理智,難道要注孤生?!”

    蔣遠昭聞言微怔,沈溫歡也傻眼了。

    林婧看著懵在原地的周煥,一時沒忍住,噗嗤笑了出來。

    沈溫歡蹙眉看向阮曼舒,“心愛的女人是什么……”

    “話的確是這么說!彼捨凑f完便被蔣遠昭打斷,便不可置信地盯著他。

    他這句話什么意思?難不成是默認了阮曼舒所說的“心愛的女人”?

    蔣遠昭似笑非笑地看她,爾后對周煥聳肩無奈道:“這次是我考慮不周,抱歉!

    周煥見他態度如此誠懇,反倒**來氣了,只得長嘆一聲,掩面悶聲道:“下不為例,我先走了,這件事你們自己處理吧!

    語罷,他便輕輕支開林婧,轉身頭也不回的離去。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