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她唇角微甜[娛樂圈] > 106.傅家二女

106.傅家二女

    此為防盜章, 防盜時間48小時, 在此感謝小天使支持!   ∩驕貧g全身石化, 雙唇相觸的那一瞬她腦子只余空白,她條件反射的將手抵在他胸前, 而在鏡頭中卻是巧妙地營造出了欲拒還迎的感覺。

    蔣遠昭卻當真是想把這戲演好,因此導演喊咔后,他立即毫不留戀的結束了這個吻。

    倒是沈溫歡, 在他抬首的那一瞬,突然覺得有些不適。

    場外, 有組內的迷妹小聲驚叫出來, 林婧看著此情此景更是嚇得手中的杯子都掉了。

    該怎么說呢……

    果然這蔣遠昭, 不是個輕易罷休的善茬啊。

    想罷, 她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強行忍笑看向身邊的周煥,果不其然, 這位經紀人早已黑了臉。

    攤上這么個不聽話的主子,這周煥也是不容易。

    結束戲份后,沈溫歡失神的坐在休息室,摸著嘴沉默不語。

    林婧坐過來, 默默拍了拍她的背,卻沒任何安慰的意味,“沒事, 你被蔣遠昭親了也算是占便宜了, 看開點, 有多少妹子都希望和他演吻戲呢!

    “我不是看不開!鄙驕貧g面無表情道:“我只是覺得,我現在全身上下最值錢的部位,是我的嘴!

    林婧:“……”

    導演看著錄制下來的片段,顯然比方才借位時滿意多了:“還是實打實的親上去效果好,你看,小沈這不是也在飆演技嗎,情感和反應都不錯!

    一旁的蔣遠昭笑而不語。

    大概只有他知道,其實那番表現完全是她沈溫歡的本色出演。

    想罷,他側首看向沈溫歡,卻見她慢悠悠起身,林婧收拾好東西,便帶著她離開拍攝現場了。

    蔣遠昭望著她的背影,長眉輕蹙。

    本以為他今天操之過急了,但這么一看,她似乎也沒有反應過激。

    看來偶爾逼她一次,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蔣遠昭的指尖輕覆上唇角,不知怎么,突然回憶起方才拍戲時,他垂眸望見她的唇,色澤鮮妍,唇型流暢優美,竟令他一時怔了神。

    只是看著,就會有想吻下去的沖動了。

    像沈溫歡這樣的女明星著實稀少,遠看驚艷,近看著迷。

    她生得當真是好,好到讓人初次見她時,能忽略她的為人,先為她外貌所沉醉。

    所幸沈溫歡為人也不錯,因此即使缺少機會,也能在圈內有個小的立足點。

    他正想著,周煥卻在此時走到他身邊,滿面嚴肅道:“遠昭,我已經不是第一次提醒你了,不用對沈溫歡這么照顧,她若真有本事,以后的路肯定也好走!

    至于他究竟知道多少又是如何知道的,沈溫歡不得而知。

    而沈溫歡已然不想多問,她覺得唯有自己被蒙在鼓里,此時的心情是不悅,是憤懣,又或是其他,她都只覺滿身疲憊。

    反正身邊的人從來都是帶有明確目的靠近她,蔣遠昭大概也算是其中一個吧。

    沈溫歡思忖著,從車中拿出包背上,看向不遠處那座青山。

    她所要前去的墓園坐落在這座山上,那兒云霧繚繞,山清水秀,是她母親生前最向往之處。

    沈溫歡曾與母親來此地出游,上山后母親說了句“要是能住在這就好了”,她便暗記于心。

    如今她已然有了條件,卻是用另一種方式,讓母親住在了這座山上。

    如此一算,她忙于工作,忙于反抗命運,竟已太久不曾來過了。

    沈溫歡念此不禁輕輕搖頭,垂眸苦笑。

    真是不孝啊不孝。

    她正了正背包,便抬腳踏上那濕潤的泥土地,觸感綿軟,踩上去甚至有細微水聲。

    走慣了瓷磚和木地板,沈溫歡竟還有些不適。

    她一步步走,繞過樹叢,經過巨樹,每一步都似踩于心上般的沉重。也不知過了多久,沈溫歡總算是踩上最后一級臺階,凜冽的狂風刮過她臉頰,幾分疼痛。

    沈溫歡有些乏,抬手將長發盤起,這才慢悠悠走向墓園的方向,從她這個方向看,天色略有些陰沉,興許是要下雨。

    這種風寒雨冷之處,為什么她會喜歡呢?

    沈溫歡走入墓園,準確無誤地尋到那墓碑,她站定,卻是直直望著墓碑所向。

    是了,此地坐朝北方,風寒雨冷,縱然有大好風光,卻也是弊大于利。

    但是,這里卻是最能看清楚她歸來方向的地方。

    沈溫歡蹲下身去,看著碑前的雜草,她低聲苦笑,伸手將那些草一根根拔去。

    萬般酸澀,哽在喉中。

    待雜草除凈,她拭了下手上泥土,大大咧咧坐在碑旁,從背包中翻出兩**酒。

    她起開酒塞正要喝,卻見有人氣喘吁吁地邁上臺階,抬頭看見沈溫歡,愣了愣。

    “曼舒?”沈溫歡微怔,“你怎么來了?”

    “我來看看阿姨,沒想到你也在這兒!比盥孑p喘著氣,顯然太久沒鍛煉過,她走到她身邊坐下,長吁一口氣。

    沈溫歡垂眸不語,灌了口酒,給阮曼舒示意般的晃了晃,阮曼舒便接過酒**,也喝了口。

    二人不言語,卻絲毫未感尷尬。

    待沈溫歡半**酒下去了,阮曼舒搶過她手中的酒**,不滿道:“夠多了,阿姨本來就不樂意你喝酒!

    “我比較惆悵!鄙驕貧g無奈聳肩,苦笑道:“難不成是我忍了太久,突然暴露本性讓我的腦子沒緩過來?”

    “得了吧你!比盥娣籽,直接對**吹,“這么心心念念,你是想跟誰作對?”

    “自己氣自己,人不都這樣嗎!鄙驕貧g笑出聲來,略有些自嘲:“反正都是累!

    阮曼舒放下酒**,拍拍她肩膀,嘆道:“怎么過都是一輩子,按自己想法來!

    沈溫歡沒應聲,盯著天空出神。

    “喂!比盥鎱s在此時再度發聲:“你和蔣遠昭怎么了?”

    “沒什么啊,怎么突然提他?”

    “總感覺怪怪的!彼櫚櫛亲,“你不會以為蔣遠昭是沈靳恒的人吧?”

    巧了,她現在真這么覺得。

    見沈溫歡不吭聲了,阮曼舒大驚失色,撲上去就握住她雙肩,不可置信道:“小祖宗你怎么能這么想?蔣遠昭對你這么正兒八經你都看不出來?”

    “他沒給過我了解他的機會,我怎么知道!鄙驕貧g蹙眉,略有些煩躁地抓抓頭發,“算了,我不想考慮這些東西!

    “這種事還是你們自己來吧,我不多嘴了!比盥嬲f著,從包中拿出花,擺在墓碑前,“阿姨喜歡花,我就給她買了些,聞著也舒心!

    沈溫歡緩緩起身,頷首望著墓碑,眼神幾分迷離,“她在那邊會開心的吧?”

    帶著些許潮濕花香的風呼嘯而過,吹散了沈溫歡的頭發,柔柔地穿過她發間,帶走些許暖意。

    她微垂著頭,面上的神情看不分明,阮曼舒卻能看到她唇角那溫柔至極的笑意。

    她笑起來真好看啊,阿姨見了一定會開心吧。

    “她一定會很開心的!比盥媸栈匾暰,無聲輕笑:“一定會的!

    沈溫歡淡了笑意,彎腰拎起背包,回首對阮曼舒道:“起風了,回家吧!

    阮曼舒喜笑顏開地抱住她手臂,嬉笑道:“嗯,回家!

    *

    與此同時,某商務咖啡店單間。

    “一出獄就把我招待過來,我可真是受寵若驚!

    嘲諷的話語傳入耳中,蔣遠昭抬眸,不咸不淡地掃了一眼對面的男子。

    那人眉眼清俊,留著三七分背頭,身穿黑灰色襯衣。

    此時,他正饒有興趣地盯著蔣遠昭,眸角略微上挑,幾分邪肆。

    “沈溫歡那事,是你干的吧!笔Y遠昭抿了口咖啡,聲線清冷,情緒不明。

    這句話是陳述語氣,完全就是在逼問他。

    “對啊,我動不了你,動你女人還是可以的!蹦凶硬煊X到蔣遠昭的怒氣,卻還是欣然承認,笑瞇瞇道:“反正也沒抖露出去啊,怎么,這就心疼了?”

    蔣遠昭放下咖啡杯,杯底與瓷盤相觸的脆響顯得格外突兀。

    他與他對視,似笑非笑道:“江一銘,我既然已經把你送入過牢房,我就有把你再送進去的能力!

    江一銘聞言終于變了臉色,他唇角笑容微僵,“你什么意思?”

    “給你十個膽子你都不敢動沈溫歡!笔Y遠昭輕笑,卻是給人以莫名的壓迫感,“敢動沈溫歡的,無非就那幾個人,所以你告訴我,是沈放那混賬小子還是沈夫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