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她唇角微甜[娛樂圈] > 66.蔣母護短

66.蔣母護短

    當林婧買好了東西, 回來找沈溫歡時, 她看著空蕩的停車位, 眉角跳了跳。

    這個臭丫頭,果然沒聽話!

    她出門前得知江一銘來了這里,不知道是同誰進行會晤,便想開車過來碰碰運氣。

    正巧沈溫歡也想買點東西,林婧便捎上了她,還特意囑咐她不可妄動。

    結果這小妮子還是沒聽話!

    林婧嘆了口氣,當即給沈溫歡打了diàn huà,略有些焦急。

    這江一銘是沖著蔣遠昭來的, 但若是沈溫歡將他逮住,難保不會出現什么意外。

    shou ji聽筒中傳來冰冷的系統音,等待接聽。

    林婧手心都出了汗,只覺此時時間太過漫長。

    沒一會兒, diàn huà接通了,傳來沈溫歡大喇喇的聲音:“林姐,你買完東西了?”

    “死丫頭給我跑哪兒去了?!”林婧當時就松了口氣, 忙不迭問她。

    “我在抓人, 剛抓著!鄙驕貧g眨巴眨巴眼睛, “應該就是你們都認識的江……江什么?”

    她蹙眉,扯了扯車內江一銘的衣領,“你叫什么?”

    江一銘沒了耐心, 嘖了聲便啟車準備趕緊撤場, 誰知沈溫歡的動作竟是出奇的快準狠, 一個手刀切在他手腕,當即便引來他一聲悶哼。

    下一瞬,沈溫歡將車鑰匙拔下,快速扣門鎖車,一套動作下來行云流水,江一銘尚且還未有所反應,便已經被困在了車里。

    “江一銘?!”林婧驚呼一聲,不禁又有些擔憂,“乖乖,你還真碰見他了,趕緊回來!”

    “哦對,江一銘!鄙驕貧g頷首,了然的點了點頭,松開手中的衣領,不急不慢地huo dong了一下手腕。

    她先把定位給林婧發了過去,道:“逮住他有什么用嗎?”

    “其實現在情況很棘手,因為江一銘有沈家護著,不好動他,就算是抓住了也不好處理……”林婧有些頭疼,接收到沈溫歡的定位后,她嘆了口氣,道:“這種私人恩怨問題牽扯到了你,除非真有知qing rén士出來,不然真是不好解決!

    “是嗎,那發給蔣遠昭好了!鄙驕貧g說著,瞥了一眼江一銘,果不其然,他臉色微變。

    果然,這家伙就是蔣遠昭的仇人。

    雖然不清楚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不過居然會扯到她身上,沈溫歡難免有些躁。

    “就算蔣遠昭來了,也改變不了什么!苯汇懘浇俏,對她冷笑道:“沈xiǎo jiě,你當真是天真過頭,難怪沈靳恒會那么容易得逞,現在這種情況下,除非蔣家人出面扯出我和蔣家的恩怨,否則你還是無法改變現狀!

    “然而蔣遠昭和蔣家的關系僵持不下,怎么可能會有什么轉機?”他敲了敲方向盤,“所以沈xiǎo jiě,聽天由命吧,要怪就怪你身份特殊,還偏要靠近蔣遠昭!

    “我靠近他干你屁事,你不就是報復不得,就不擇手段去動蔣遠昭身邊的人?”沈溫歡也笑,眸中冰冷深沉,“沈靳恒得逞?我告訴你,我沈溫歡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他有被洗白的那一天!”

    江一銘愣了愣,隨即低聲輕笑,道:“勇氣可嘉,只可惜是白費力氣!

    林婧翻了翻沈溫歡發來的定位,聯系眼前情況似乎這才想起什么,當真乖乖聽話把沈溫歡的定位傳給了蔣遠昭,本以為蔣遠昭正忙著別的,無暇去看shou ji信息,誰知沒一會兒,蔣遠昭就回復了她——

    「我在蔣氏財團,讓沈溫歡拍下shi pin確認好車牌和車型,務必保證自己安全!

    林婧:“……”

    別的先不管,開頭幾個字是不是不太對勁?

    蔣遠昭居然會去蔣氏財團?!

    臥槽?!

    林婧嚇得連回復都忘了,忙不迭跟沈溫歡道:“溫歡,你先拍下來車牌和車型,這事暫時處理不了,你先回來!

    沈溫歡眉間輕攏,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江一銘,半晌對話筒干巴巴地“恩”一聲,便眸光陰冷地看著江一銘,沉默不語。

    江一銘見她這臉色,便知道事情將會向何處發展了,不禁朗聲笑了幾聲,頗有些洋洋得意的意味,他身子略微后仰,靠在車座椅上,對沈溫歡挑眉笑道:“沈xiǎo jiě,看清楚事實了吧,看清楚就請你把我的車鑰匙還給我,我很忙,不像你!

    沈溫歡抿緊了唇,顯然已經動了幾分怒氣,她將車鑰匙狠狠砸在車窗外緣,就走向了自己的車,卻是打開shou ji開了前置**,對準了身后的江一銘。

    趁江一銘抬首欣然拿起鑰匙的那一瞬,她按下拍攝鍵,成功拍下了江一銘待在車中的側面照。

    這個距離和角度剛剛好,車輛的車牌盡顯,恰好能讓人認出這車是錄像中的嫌疑車輛,又能讓人看清楚江一銘的側臉,輕易辨別出來此人身份。

    沈溫歡微微側首,余光輕瞥,見他并沒發現自己的小動作,便安心收起了shou ji。

    雖然林婧讓她趕緊離開現場,她很氣不過,但是畢竟事實擺在這里,沈溫歡想賴在這都沒理由。

    于是乎,江一銘開著車從她身邊疾駛而過,途經她時,似乎還傳來一聲輕蔑的冷笑。

    沈溫歡攥著shou ji的力道緊了幾分,她頗為不爽地嘖了一聲,卻還是強壓怒火,將zhào piàn發給了林婧。

    不一會兒,林婧給她發來了回應:「我的乖乖,讓你拍車牌和車型,你居然這么高效率的把人都給我拍下來了?!」

    沈溫歡捏了捏眉骨,沒來由感到有些許疲倦,便回她:「有用就好,我回去接你!

    發完信息,她就上了車,徑直開回了先前的市場門口,便見林婧站在原地,手上拎著大包小包,正一臉凝重地看著shou ji。

    難不成又出事了?

    沈溫歡看著林婧的臉色,第一反應就是這個。

    沒辦法,這短短兩天內發生的事情和變故太多,她現在已經沒什么樂觀想法了。

    林婧上車后,便將shou ji遞給沈溫歡,讓她自己看,“唉真是,煩心事一波接一波!

    還真出事了。

    沈溫歡嘆了口氣,接過shou ji翻看,本來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然而在看完這條新聞后,她還是忍不住啐了口:“什么鬼,袁語姍居然會這么針對我?”

    新聞中赫然是昨夜袁語姍在醫院門口接受記者采訪時的回答,一字不漏的曝光了出來,那昭然若揭的厭惡態度不需要揣摩都能瞧出來。

    畢竟袁語姍是同自己有過節目合作的人,又是沈放的女朋友,沈溫歡心里便有些復雜。

    說不上是傷心失落,大概就是類似于……出人意料。

    但是,也沒對她造成太大的影響。

    只是從此多了個敵人罷了,還是強敵。

    “因為侯悅晗是袁語姍的表妹啊,她們兩個人關系還特別好,肯定是會遷怒于你!绷宙耗罅四竺脊,眉眼間有幾分惆悵,“不過溫歡你也是啊,揍人那件事太沖動了。本來是你占理的事情,卻演變到了現在的境地,這個教訓真是夠慘痛的了!

    “我知道錯了,不僅我自己受了損失,還給周圍的人帶來一堆麻煩!鄙驕貧g垂眸,當真是認識到自己的魯莽,便趴在方向盤上,對林婧蔫蔫道:“林姐……一定不會有下次了,對不起啊!

    “算了,事已至此還道什么歉!绷宙簢@了口氣,拍拍她腦袋,“你能給我發過來zhào piàn就是很好的回饋了,正好能把江一銘這個害人精給揪出來!

    沈溫歡猶豫半晌,最終還是沒把江一銘口中“沈靳恒得逞”的事情說出來,只問她:“對了林姐,江一銘是誰,為什么針對我?”

    “江一銘之前因為抖露了蔣家內部信息,被蔣遠昭給送進了監獄,前段時間他剛出獄,肯定第一想法就是報仇!绷宙侯D了頓,道:“而蔣遠昭的軟肋,只有你!

    沈溫歡驀地怔住,隨即便抓了抓頭發,不吭聲了。

    心里復雜一片,說不清道不出的感覺。

    “那林姐,這張zhào piàn發給蔣遠昭處理會不會更好?”她戳了戳林婧,“江一銘說除非蔣家人出面,才有轉機,然而我也知道蔣遠昭和蔣家關系不太好……但是,這張zhào piàn應該也有用處吧?”

    “對,你的這張zhào piàn很有用,我已經發給蔣遠昭了,他還沒回我!绷宙狐c了點頭,再次拿過shou ji看了看蔣遠昭是否有所回應,然而卻還是沒有回音。

    不過……蔣遠昭既然已經去了蔣氏財團,事情也許會有些轉機?

    林婧只能這么祈禱著了。

    與此同時,蔣遠昭將沈溫歡拍到的zhào piàn交給了警方,警方立刻進入調查,這一消息驚動了早已蠢蠢欲動的記者們,等蔣遠昭和母親從財團走出時,記者們便一擁而上,紛紛追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蔣遠昭長眉輕蹙,習慣性側身護住秦媛,卻被她輕輕攔住。

    秦媛上前一步,對記者面色坦然道:“車禍事件是江一銘的作為,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他與遠昭的淵源,因此為何會嫁禍給沈溫歡,相信大家也都心里有數!

    “但是江一銘事件當時不是被壓下了嗎,怎么會為了一個沈溫歡就重新曝光出來?”有記者疑惑問出聲來,同樣也是在場眾人的疑惑所在。

    自然,也是蔣遠昭的。

    秦媛低聲輕笑,唇角笑意深遠,她從容不迫地開口,只撂下一句話——

    “因為沈溫歡,是我秦媛認證的準兒媳,誰也動不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