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她唇角微甜[娛樂圈] > 31.她是最甜

31.她是最甜

    “如果你缺乏安全感, 那我就給你百分百的安心!

    隨著蔣遠昭話音落下,沈溫歡怔住。

    下一瞬, 她仿佛被看透了心事似的,隨即低下頭悶聲道:“……知道了!

    蔣遠昭太過懂她,每每他開口,都是一語中的,讓沈溫歡無話可說,只得乖乖照做。

    蔣遠昭輕笑, 揉揉她的腦袋, 萬分寵溺。

    “這兩個人秀起來也真是不要命啊!比盥嫫沉艘谎酆蠓,嘆息道:“比我們都甜,嘖嘖!

    “你最甜!奔撅L朗唇角微彎,對她笑道:“見到你的每分每秒,我們都是甜的!

    阮曼舒一臉受用地湊過去親了他一口, 與此同時,車緩緩停下, 四人終于到達了目的地。

    “到了,下車吧!奔撅L朗替阮曼舒解開安全帶,側首對后座的二人道:“今晚是我diàn ying的殺青宴, 你們跟過來就算是蹭一頓飯, 順便給我捧捧場吧!

    “好的, 謝謝款待!”沈溫歡聽到目的地了, 當即拉著阮曼舒蹦下車去, 腳步慌張, 險些絆倒。

    情況不太妙。

    季風朗看著她們二人,突然蹙了蹙眉,側首對身旁的蔣遠昭一本正經道:“我說,你別太操之過急了,總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吧!

    蔣遠昭緘默不語,望著沈溫歡漸行漸遠的身影,眸色深沉。

    半晌,他開口,嗓音略微沙。骸翱墒悄阋仓腊,一見到她,自控力就成了附屬品!

    “這種感覺很糟糕,卻容易讓人上癮!

    季風朗聞言,當真有些無言以對,便忍俊不禁道:“雖然我不清楚沈溫歡的過去,那你們就好好談談吧,按你說的,讓她安心!

    蔣遠昭頷首,隨即便邁步進入酒店,季風朗自然是知道,他肯定去找沈溫歡去了。

    身為制片人的季風朗便去談公事了,暫時不能與他們三人匯合。

    與此同時,沈溫歡正和阮曼舒在餐桌前暢飲,就見迎面走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

    沈溫歡抬眸,握著高腳杯的手微微一顫。

    居然是……沈放?

    “你怎么會在這里?”她出神時,沈放已經滿面不悅地走到她面前,止步看她,“跟誰混進來的?”

    混進來的?他把她當什么了?

    沈溫歡蹙眉,還未開口,一旁的阮曼舒便已不忿的懟了回去:“跟著我,不行?”

    “阮前輩,我沈家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鄙蚍艑λ⑿,卻是彬彬有禮道:“不然對你我都不好,希望你清楚!

    阮曼舒被堵住,她正要反駁,卻被沈溫歡輕輕攔下。

    沈溫歡挑眉,直視著沈放,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她不急不慢地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放在桌上,對他冷道:

    “老子憑資格走進來的,你管老子?”

    沈溫歡突如其來的“老子”讓阮曼舒險些被口水嗆到,她咳嗽幾聲,強行憋笑。

    剛走過來的蔣遠昭聞聲懵了半晌,看到面色陰沉的沈放后,他心下便了然一片。

    他慢條斯理地走向他們,腳步從容不迫,“這么熱鬧,都在這談什么呢?”

    “蔣前輩!鄙蚍庞卸Y道,人前儼然是一副成熟溫雅的形象。

    沈溫歡看了一眼蔣遠昭,沒吭聲,眸色復雜。

    “如果我沒記錯,你是風朗新作里的男一飾演者吧!笔Y遠昭對沈放笑了笑,聲線清冷:“年紀輕輕,勢頭倒不小!

    沈放仍舊笑得guān fāng化,很是從容:“蔣前輩繆贊了,我還是要多向您學習的!

    “多向我學習?”蔣遠昭聞言挑眉,唇角笑意漸深,“那好,向我學習學習該怎么跟沈溫歡說話吧!

    沈放微怔,隨即失笑:“蔣前輩真是開玩笑……”

    “如果你覺得我真有開玩笑的心情,你可以這么認為!笔Y遠昭淡淡道,他神色清淺,唇角噙著抹笑意,眼底卻是冰冷無比。

    哪有半分開玩笑的模樣,分明就是在發火。

    沈溫歡眸光微顫,她抬首怔怔望著蔣遠昭,半晌,失笑出聲。

    這家伙真是……

    太無條件護短了。

    阮曼舒也是全程憋笑,看著沈放略微僵硬的表情不禁大快人心。

    沈放本想舒緩舒緩氣氛,見蔣遠昭皮笑肉不笑的模樣,他反而不知該說什么好,便尷尬在原地。

    這蔣遠昭究竟怎么回事,難不成是中了邪,居然如此光明正大的袒護沈溫歡?

    然而就在此時,沈放的經紀人突然來叫他去換桌,沈放有如得了赦令,當即逃離這片低壓區。

    “換哪桌?”沈放正了正領帶,輕咳一聲,問經紀人。

    “一會兒去季導演那一桌,叫你過來是為了一件事!苯浖o人四下觀望了一圈,便低聲對他道:“今天早上你趕通告就不知道,蔣遠昭公開追求沈溫歡了,所以不管你和沈溫歡有什么仇什么怨,目前先穩住,別被蔣遠昭給遷怒!

    “什么?!”沈放不可置信道,這個消息顯然完全顛覆了他的三觀,“怎么回事?”

    “唉,說來話長,回去后再給你細說情況吧!苯浖o人嘆了口氣,似乎也是頗有些為難,扯了扯他衣袖,道:“總之我們現在先去季導演那桌敬酒,你記得調整好情緒!

    沈放做了個深呼吸,暫時忘卻方才的不快,跟著經紀人走向另一房間。

    “你們倆聊啊,我去找……找風朗玩兒!”阮曼舒的眼神曖昧地飄忽在二人之間,想著給他們倆制造點兒私人空間,便隨口謅了個理由離場了。

    沈溫歡抬眸看他,仍有些局促,“剛才謝謝你了!

    “又說謝謝?”蔣遠昭長眉輕蹙,指尖輕點她額頭,道:“說了多少次了,不用這么客氣,怎么又回來了?”

    沈溫歡似乎是在遲疑著什么,眸光閃爍,動人不已。

    她在認真思忖一件事的時候,眼睛里是有星光的。

    蔣遠昭眸色微沉,似笑非笑地看她,“對了溫歡,我說過吧,如果你想了解我,就要主動接近我!

    沈溫歡突然有種被看透了小心思的窘迫,她輕咳一聲,終于下定決心同他說出心里話:“我只是覺得……關于你喜歡我這件事,很不真實!

    果然如此。

    蔣遠昭垂眸,半晌他開口,回答她:“真實不真實,是要用心去感受的,你下意識去否定它,又如何能感受它?”

    沈溫歡頓了頓,低聲道:“……我已經賭怕了!

    她已經害怕那種感覺了。

    那種好不容易全身心投入,卻又被人拋下的感覺。

    “但是溫歡,我不奢望你能為我賭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靜下心來,平等的對待我!笔Y遠昭神色正經,望著沈溫歡一字一句道:“我只是,你的一個追求者而已!

    沈溫歡在蔣遠昭的柔情攻勢下快要繳械投降了。

    自母親離世后,她便一直謹言慎行,極冷靜的處理人際關系,不過是因為她那少得可憐的安全感。

    害怕被人拋棄,害怕有趣的人總是來了又走。

    而蔣遠昭,他從一開始給她的感覺便不同,像極了深沉夜色中的月光,溫溫柔柔,鋪成了海洋。

    “喝幾杯?”蔣遠昭示意桌上美酒,似笑非笑著看她,修長圓潤的指尖似有若無地摩挲著高腳杯,意味深長。

    沈溫歡卻笑了,正兒八經地對他道:“能灌醉我算你贏!

    蔣遠昭微怔,隨即他低笑,揉揉她的腦袋,“那就試試!

    于是乎,二人便相對而坐開始拼酒,其酒量令人嘆為觀止,路過的人都瞪著眼看他們。

    蔣遠昭杯酒下肚,卻仍是面色不改,反倒是沈溫歡,當真是越來越不支。

    最終,沈溫歡如蔣遠昭所愿的喝醉了,且是醉倒在他懷中。

    他在沈溫歡發燒時就期待這一刻了,不過似乎,她醉酒后只是睡覺罷了。

    有點小失落,不過不礙事。

    蔣遠昭神色自若,懷中擁著醉酒的美人也不為所動,只是看著沈溫歡打死都要緊握在手中的紅酒瓶,長眉輕蹙。

    這時,趁空閑時間偷跑出來休息的季風朗,無意中經過二人的房間,便狐疑地看他,“沈溫歡……喝醉了?”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他灌的。

    蔣遠昭頷首,一個公主抱就將沈溫歡抱了起來,“對,我帶她先回去!

    “不用,這個酒店樓上自備包間!奔撅L朗言罷,意味深長地看向他,補充了一句:“控制自己,別太過火!

    也不知蔣遠昭聽沒聽進去,總之最終,蔣遠昭是抱著沈溫歡上樓去開包間了。

    他們倆……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吧?

    季風朗對于蔣遠昭的自控力,還是頗有自信的。

    然而他忘了,方才蔣遠昭下車時就說了:

    “一見到她,自控力就成了附屬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