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門貴女有點冷 > 《農門貴女有點冷》 第4卷 第205章 嚇死小老兒了

《農門貴女有點冷》 第4卷 第205章 嚇死小老兒了

    千嶺鎮是一個本地居民不足千戶的小鎮,但因為靠近千丈嶺到京城的官道,所以平時還算熱鬧,小小的鎮子里有兩家上好的客棧和一家大車店供過往旅客住宿,食肆、酒肆、小館子也不少。

    不過如今寒冬臘月的,還在外頭行走的旅客幾乎看不見了,鎮子顯得有些冷清,也因此當幾百人的車馬進入時,迅速的吸引了全鎮百姓的目光,客棧掌柜的目光既熱切,又有著抑制不住的膽怯。

    這可都不是啥良善人!

    座下的良駒,手上的刀,身上的傷口,撲面而來的血腥味還有那被捆綁著的幾十人無不讓百姓望而卻步,當他們進入大車店,大車店老板迎上來的時候,他的兩條腿都是軟的。

    “各位爺,快……快請進,屋里正熱乎著!

    小二過來要替他們拉馬車,卻被攔住了,只讓他在前面領路。

    這馬車上可是堆著滿滿的死人,若是不甚掀開了上面覆蓋的東西,能嚇死這店小二!

    衛漓的小廝青書上前與大車店的老板交涉,“店里還有多少房間和鋪位?可夠我們兄弟住下的?”

    老板擦了下額頭上大雪天氣還直往外冒的汗,小心說道:“有四間大屋空著,每間屋都是二十人的鋪位,另還有八間上房都空余著!

    青書指著旁邊的一排屋子說道:“我見這有六間大房,另兩間都住滿客了嗎?”

    “這位小爺恕罪!崩习逵胁亮瞬梁,說道,“其中一間屋的炕壞了,裂開了一條縫有點漏煙,小人正準備著趁冬日客少的時候修補修補,還有一間屋里住了十來個客人!

    他也不敢把他們安排到那些客人的同一間屋里去啊,萬一出點啥事,他真是哭都沒地兒去哭。

    青書轉頭與衛漓請示,衛漓又與景玥商量了一下,便親自上前與大車店老板說道:“老伯不必驚慌,我等是官府辦案抓了一伙賊寇,正要押回京城。我們人多也不好分散,可否請老伯與那幾位客人協商一下,我們出錢定下店里的上房,請他們挪個地方?”

    衛漓天生一副端方君子的正經模樣,長得又這么好看,大車店的老板小心端詳了他兩眼,心里倒是微微的落下一點,忙不迭的點頭說道:“這樣的好事尋?捎霾坏,一般人都不會拒絕,小人這就去問一聲!

    說著就轉身急匆匆進了其中一間大屋,隱約傳出他與其他人的說話聲,沒一會兒就又出來了,“他們都答應了,公子和各位爺不妨先進堂里去坐著歇息,小人馬上把屋子收拾收拾!

    景玥站在后面說道:“那另一間屋也收拾出來,漏煙的地方先用東西遮擋一下!

    “哦好好,小人這就讓人去收拾!

    屋子很快就收拾好了,柴火燃起,土炕被燒得熱乎乎的,他們先把重傷的人搬進了一間大屋,原本是二十人的鋪位,擠一擠,擠上三十多個也沒問題。

    點上幾根大蠟燭,云蘿顧不得休息,只將被凍得冰冷的雙手搓熱乎了一點,然后就再次動手給他們處理傷勢。

    這邊,云蘿在給己方傷員治療,隔壁,活捉的三十八賊寇卻沒有這樣好的待遇,莫說是治療了,就連休息都沒得好好休息,一個個全都被捆得結結實實,擠在一邊炕上好歹沒把他們凍死,但想躺下肯定是不能夠的。

    在他們對面,是沒有受傷或傷勢稍輕的衛家侍衛,有的在閉目養神,有的則對著他們虎視眈眈,眼中閃爍著幽光,都是一副恨不得撲上來咬死他們的表情。

    無妄的雙手更拎著一個大茶壺走了進來,說道:“大伙兒都先喝點熱水暖暖身子,廚下已經開火,很快就有熱湯熱飯!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個娃娃臉少年,他將懷里捧著的一大摞碗擺在了桌上,笑瞇瞇的說道:“這大車店的地方有限,我家爺和小侯爺都商量好了,先緊著受傷的兄弟們休息,其他人則隨便找個空位擠一擠,今晚還要輪流守夜呢!

    別看少年頂著一張笑瞇瞇的娃娃臉看著似乎很和氣,他卻也是今日入山的三十六精銳之一,砍起人來又快又恨。

    他眼珠溜溜的看向被捆綁著的那些人,似乎困惑的問道:“我說你們這么拼了命的來搶兩袋糧食做什么?那玉米也就是現在稀罕,我聽說吃起來的味道比大米白面可是差遠了!

    被活捉的三十多人每一個都身上帶傷,又被凍了一路還沒得休息,好幾個都已經奄奄一息,聽到少年的話也不過是動了動眼珠子。

    為什么來搶兩袋糧食?不不,他們并不是來搶那玉米的,而是要毀了它!

    “為什么要毀了玉米?”替侍衛們治療完畢,留兩個人在這邊照看,云蘿則進了大車店的客堂之中,正逢景玥和衛漓在商議此事,不由疑惑的問了一聲。

    兩人皆都一靜,然后衛漓沉著臉跟她輕聲說道:“糧食自古都是百姓最關心的事情,如今突然出現了兩種新的作物,不僅產量奇高,還不懼荒地隨處可種,即便口感比不得大米白面精細,百姓們聞之也必然趨之若鶩,屆時,舅舅和我們家必然在民間的聲望高漲,也能更進一步的穩固社稷和舅舅在朝中的勢力!

    如今朝政相對穩固,但要說泰康帝已經大權在握卻也不盡然,仍有不少人不甘心就此放棄手中權勢,眼睜睜看著皇上徹底的掌控了朝局。

    云蘿心里也不禁被激起了一些怒火,“所以他們為了自己的那點權勢地位,不惜毀了能填飽百姓肚子免于饑荒的新糧種?”

    “那些人既忌憚百姓民望,又打心眼里看不起這些卑賤之民,又如何會去管他們的死活?”景玥舀了一大碗熱湯,升騰的熱氣模糊了他眼中的光芒,只聽見他的聲音幽然,說道,“殺人劫道毀糧種算什么?勾結外族陷幾十萬大軍于死地的事情都能做得眼不眨、心不慌!

    衛漓不禁擔憂的看了他一眼,景玥眼中的陰霾卻是轉瞬即逝,將手中的大碗熱湯送到了云蘿面前,“外頭冷,你又忙到現在一刻都沒有歇,先喝碗熱湯暖暖身子吧!

    云蘿端起碗吃著熱氣喝了一口,入口滾燙,帶著股嗆人的辣味,一下子就仿佛有一股熱氣從胃往四肢百骸彌散了開來。

    身體本能的打了個哆嗦,然后抬頭問道:“難道就由著他們在那兒攪風攪雨的?”

    景玥又給她夾了兩個大饅頭,“已經處置了一大批,現在留著的不是藏得深沒有被我們查出來的,就是身居要職暫時不宜妄動,不過等我們將外面那三十多活口送進刑部,陛下又能借此清理掉一些人了!

    即便尊貴如皇帝也不能想干嘛就干嘛。

    云蘿咬著大饅頭若有所思,“現在還有哪些人在不甘心的想要把我舅舅反殺……哦,掣肘?”

    說反殺有些不妥當,應該是想要保留手中權勢繼續當個呼風喚雨的權臣,逼迫皇帝向他們妥協。

    景玥又給她夾了個饅頭,如今條件簡陋,大車店里暫時只能拿出來這樣簡單的吃食,就著熱湯啃饅頭,實在是委屈阿蘿了!

    他心里盤算著待會兒或許可以去外面給阿蘿找些好吃食,嘴上也沒有冷落云蘿的問題,“吳國公!

    “嗯?”就宮里那位甄貴妃的親爹?

    衛漓已經盯著景玥看了好一會兒,無奈景王爺臉皮超厚直接將好友的眼神給屏蔽了,衛漓卻見不得他們越說越熱鬧,便搶在了景玥的前面說道:“南詔總督甄慶乃是老吳國公的門生義子,與如今的吳國公自幼一起長大,感情甚篤!

    景玥眼瞼輕垂,漠然說道:“甄慶一手把持了整個南詔的軍政,如今誰不在暗中稱他一聲南詔王?陛下曾多次下詔叫他回京,卻每逢詔書到達之前,交趾必然侵犯我西南邊境,邊關有戰事,他這個總督自然不能應召回京!

    云蘿又啃下一個大饅頭,問道:“還有嗎?”

    “刑部尚書孫元颙!

    “誰?”

    難得見到她有這么大的反應,景玥不禁莞爾,衛漓的臉上也多了絲笑意,輕聲與她說道;“孫元颙的長女是三王爺的正妃,當年三王叛亂,孫元颙雖從一開始就撇清了與女婿的關系誓死效忠皇上,這些年來也一直兢兢業業的為陛下效命,但……陛下仍懷疑他與外人有勾連,只是一直找不到證據才不好發落他,以免寒了其他老臣的心!

    “他既然當年就撇清了關系,這些年又兢兢業業沒有錯處,為何還會懷疑他?”

    衛漓咳了一聲,聲音越發的輕了,“當年三王兵敗身死,三王妃正懷胎六甲,幾位輔政大臣認為稚子無辜,且那畢竟是皇族血脈,商議之后允三王妃將腹中孩兒生下來之后再行發落,只是將要臨盆之際,三王妃卻從幽禁之地消失了,之后再也沒有人找到她和她的那個孩子!

    云蘿算了算時間,不禁問道:“那個孩子和我是不是差不多大?”

    對上景玥和衛漓兩人的目光,不用回答她就明白了他們的意思。

    他們懷疑替代了她身份的衛湞就是當年三王妃腹中的孩子!

    如此,云蘿也明白了他們為何明明懷疑刑部尚書有問題,卻還是要把今日捉到的那些人送去刑部。

    孫元颙若是當真查出了那背后之人,陛下自然能因此斬去又一些荊棘,若是查不出來,還能借此發落了這位刑部尚書。

    倒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但捋了官職讓他回家去當個富家翁,也能省了陛下的一樁心事。

    云蘿想得眉頭都不由擰了起來,這等彎彎繞繞的政治場實在不是她擅長和喜歡的,她還是更喜歡真刀明槍的朝敵人橫推過去!

    輕輕的呼出一口氣,然后埋頭熱湯和饅頭,再不去跟他們討論這種過于復雜的事情了。

    吃飽喝足,外面的夜幕也已經降臨,在風雪中奔波了一天,此時歇下來,云蘿也不禁覺得有些犯困。

    她自然是不會去跟侍衛們擠大通鋪的,大車店的上房還空了好幾間,她挑了一間窗戶朝著后院馬廄的客房,關門落閂,然后窩進被子里很快就睡著了。

    睡到后半夜,她忽然驚醒,掀開被子悄然落地,快步走到了窗邊輕輕推開一條縫往外看。

    大雪還在紛紛揚揚,似乎比傍晚的時候下得更大了,外面卻并不十分漆黑,影影綽綽的能看到有兩個人影從圍墻外翻了進來,悄悄的朝著停在馬廄旁的馬車摸了過去。

    “嘩”一聲輕響,下一秒云蘿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火油味,然后看見黑暗中有火光一閃,有人打開了火折子。

    云蘿一手按在窗臺上正要出去,卻聽見極輕微的“咻”一聲,有什么東西從她隔壁的窗戶內被投射了出來,隨著“撲通撲通”兩聲悶響,后院馬車邊的雪地上出現了兩個清晰的人印。

    云蘿看著那兩個人形印記沉默了會兒,然后伸手緊緊關上窗門,轉身又鉆進了被窩里面。

    第二天,三十八賊寇湊足了一個整數。

    下了一夜的雪終于停了,昨日他們走過的痕跡全都被埋藏在了白雪之下,同時,他們今日要走的路程也越發艱難。

    大羅去外面轉了一圈回來說:“官道都被雪埋了起來,稍不小心若是踩到路外,能陷進去大半個身子!”

    青書也從后院進來,對衛漓說:“侯爺,積雪太深了,騎馬還好,馬車卻恐怕要陷進積雪之中!

    此時,那三百多尸首成了最大的累贅。

    云蘿此時也在后院,看著那已經被積雪埋了小半個的車轱轆,轉身進屋跟衛漓說道:“馬車不要了,釘幾塊大板子,把東西放到上面用馬拖著走!

    屋里的幾人面面相覷,然后轉身下去迅速的忙活開了。

    人手多干活自然也快,不過一個多時辰,木頭全都收集齊全并拼湊出了近二十塊大木板,每一塊木板的前面還傾斜的攔了一塊,以免積雪進入其中影響拖行。

    云蘿看了一眼,發現完全沒有她的用武之地,便轉身去給昨日受傷的侍衛們檢查傷口,看是否有感染。

    辰正時分,他們終于整裝完畢離開了大車店,大車店的老板和小二目送著他們離開,直到看不見影了才敢一屁股跌坐進了雪地里。

    “東東東家,那那那……”小二哆哆嗦嗦的指著那些人離開的方向,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大車店老板一巴掌拍下小二的手指,強忍著心慌呵斥道:“少說話多干活,你今兒啥都沒看見!”

    說著便連滾帶爬的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進入店里卻見自家婆娘拿了香燭往后院走去,在空地上點燃后舉起三根線香念念有詞,那身子也在不斷的打晃。

    老板按了按胸口,又重重的嘆出了一口大氣,他真是萬萬沒想到昨晚后院中竟然堆了那么多的死人,今日見他們搬東西的時候才發現,真是要嚇死小老兒了!就算再給他二十兩銀子都補償不了他受到的驚嚇!

    而這邊的云蘿他們也顧不了大車店的老板是不是受到了驚嚇。

    在鎮上的時候還有些別的色彩,出了千嶺鎮便只見目之所及皆是白茫茫一片,大雪之后便是晴天,積雪反射著陽光,刺得人眼睛疼。

    景玥身后的侍衛們紛紛拿出了黑紗布巾蒙在眼睛上,又將多余的分給了其他人,景玥也抽出兩根分別遞給云蘿和衛漓。

    “蒙上吧,這積雪發光極傷眼,我之前在西北,雪原之上即便是在夏日也積雪難消,常有將士因為看多了雪而雙眼紅腫,畏光看不清!

    說到后來他不由得聲音微頓,深深的看了云蘿一眼。

    用黑紗蒙眼避免眼睛被積雪所傷還是前世阿蘿告訴他的法子。

    云蘿沒注意到他的眼神,她正翻看著手中的黑紗,對景玥的話十分認同。

    此界沒有墨鏡,用黑紗蒙眼來預防雪盲癥也是很好的辦法。

    她反手將黑紗蒙在了眼前,世界一下子就暗沉了下來,卻又不會影響到他們的正常行走。

    一路踏雪而行,從千嶺鎮到京城還有大約六十多里路程,官道兩側多是開闊的田野,如今都被積雪覆蓋著,就是白茫茫一片。中途又穿過一片小樹林,一處小山坳,但再沒有遇到埋伏劫道之人。

    不過雖沒有遇到伏擊,但其間也出了點小小的意外,在前面探路的侍衛好幾次踏出了道路的外面,大半個馬身都陷進了積雪之中,無不引起后面兄弟們的一陣哄笑。

    如此,氣氛倒也還算輕松,雖然等他們終于抵達京城的時候已是日暮西垂,眼看著天就要黑了。

    城門口早有人等候,遠遠的看到他們就也帶著人策馬迎了上來,掀開后面被馬拖著的木架上的干草麻布,看見里面堆疊著的尸首,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這些混賬東西!”

    轉頭朝景玥和衛漓問道:“你們可有受傷?逸之你怎么還帶了妹妹同行?可有被驚嚇到?”

    景玥和衛漓坐在馬背上朝他拱手,衛漓說道:“有勞世伯掛懷,我們并沒有受傷,妹妹亦不曾被驚嚇!

    側頭又與云蘿說道:“這位就是成安侯,是爹在世時的至交好友!

    云蘿也跟著兄長一樣喊了一聲,“世伯!

    原來這位就是成安侯,沐國公老夫人的親侄子,蔣夫人的親兄長,也就是蔣華裳的親舅舅。

    此前不曾見過面,不過她生辰的時候收到的那些生辰禮中確實有來自成安侯府的一份,一大份!

    成安侯年約四十有余,卻長得是眉清目秀氣質儒雅,說他是個統領西大營的侯爺將軍,倒更像一個斯文的讀書人,看向她的眼神也十分溫和。

    此時那溫和中還有些驚訝,似乎沒想到這么個嬌滴滴的小姑娘見了那么多死人還能心平氣和的。

    隨之他展顏一笑,說道:“這兒不是個見面的好地方,回頭世伯再給你把見面禮補上,F在我還要帶著你哥哥和這些人去向陛下回稟,先派人送你回府如何?”

    這帶著商量的語氣讓人不由得心生好感,云蘿轉頭看了自家兄長一眼,衛漓就與她說道:“哥哥之后還有些事,你就先回去了,想必母親在家里肯定也十分的擔心你!

    云蘿沒什么意見,“好!

    衛漓又與成安侯說道:“倒是不用麻煩世伯了,我此次出行也帶了不少侍衛,由他們護送妹妹回去正好,那些受傷的人也能早些回去休息或請大夫來醫治!

    成安侯爽快的點頭,“你既然有了安排,就照你的來吧!”

    云蘿便帶著部分侍衛在城門口與他們分別,正要離開,忽聽見景玥說道:“已回到了京城,之后的事就拜托給逸之與侯爺了,我也就此告辭!

    成安侯詫異道:“你不進宮去跟陛下回稟了?”

    “我不過是從旁輔助,逸之才是此事的主要負責人,有他回稟就夠了!

    衛漓還來不及說什么,成安侯就點了頭,“既然如此,那你就隨意吧。聽說老太妃近來身體不大舒坦,你早些回去陪她老人家,也能讓她安安心!

    “侯爺言之有理,那本王就先告辭了!

    然后不顧衛漓的大黑臉,他徑直轉身走到了云蘿的身旁,側首說道:“正好有一段同路,還能順道先送你到家!

    云蘿便說了一句,“有勞了!

    衛漓目送著景玥和云蘿并肩離開的背影,緊皺著眉頭,臉黑如鍋底,這是混蛋!

    成安侯看到這個向來端方的世侄竟如此氣急敗壞的模樣,不由得愣了下,順著他的目光轉頭看了看,又轉回來看他的臉色,不禁摸了摸嘴唇上方的那一撇小胡子。

    然后輕咳了一聲,提醒道:“我們也別在這兒站著了,讓人先把這些死的活的送去刑部關押起來,陛下還在等著我們的稟告呢!

    衛漓深吸了一口氣,心里將景玥千刀萬剮,面上卻迅速的恢復了平時的冷靜模樣。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 内蒙古11选5分布图 加拿大28正确玩法 广西快乐双彩 广东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 股票专业配资 pk101期6码如何倍投 极速时时彩五星计划 河南快3开奖 麻将别的玩法 江西11选五5是什么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