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76章 6骨頭寨(7)

第76章 6骨頭寨(7)

    第五層也就是頂層,比第四層要小得多。上面并沒有比第四層更可怕的東西存在,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空蕩。

    外面似乎完全暗了下來,遲夜白無法借助外界的光,只能借助自己的目力觀察。他很快看到在空蕩蕩的地面上有一張小小的臺子。

    臺子方方正正,四個腳,穩穩放在骨頭上。上面黏著兩根殘燭。

    遲夜白仔細嗅聞,確認那些只是普通的蠟燭之后,手指摩擦燭心,把它們點燃了。

    昏黃燈光尚算溫暖明亮,頓時驅散大片黑暗。遲夜白環視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桌面上。

    桌上有一個黑色的小木盒,與臺子同色,若是沒有燭光,只怕是看不到的。他掂了掂木盒,發現里頭并無機關,但放著一個重物。遲夜白打開了木盒,里頭的物件頓時被燭光照亮了。

    那是一個溫潤的白玉手鐲,上有一根彎彎扭扭的黑線。

    他吃驚不。哼@是司馬鳳多次提起的,文玄舟手上佩戴的手鐲.

    當日在十方城的東菜市中見到文玄舟,遲夜白確實沒發現他手上有這東西。鐲子放在木盒之中,木盒上頭落了薄薄一層灰,像是已經在這里放置了一段時間。

    這個據說無人能進的骨頭寨,文玄舟曾來過。

    遲夜白心中驚疑不定。這鐲子以這副樣子放在這兒,并不是文玄舟無意遺失的。他為什么要放在這兒?他來骨頭寨做什么?

    他隨即想起,骨頭寨本身就是神鷹營中教授的內容之一:這種陷阱經過刻意設計,是讓人迷惑和困住對手,繼而折磨對方的。遲夜白將鐲子放下,心頭砰砰直跳。

    文玄舟的目標是他嗎?可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會來到這里?

    遲夜白抓起一根蠟燭握在手中。他現在只想立刻離開,不想在此處多逗留一刻。

    他持著蠟燭走近五層的墻壁,突然發現在燭光映照之中,隱隱瞧見墻上的骨頭上浮出模糊文字。

    “……月某日某村有婦產子其子頭堅如石目似銅鈴……”

    “……獸身人面大耳珥兩青蛇……”

    “……嘗以十二人破草寇號無端兒數萬又龍門戰盡一房箭……”

    “……以氣破壁先練其劍而后以氣破之……”

    “……狀如山雞而長尾赤如丹火而青喙……”

    遲夜白于瞬間辨認出眼前雜亂無章的詞句分別出自什么地方,但因不同出處、不同類別的內容混亂地糅雜在一塊兒,文理不通語意混亂,他只過了一遍就覺得匪夷所思。將蠟燭舉得更近,他不由得細細辨讀起來。

    這一句應該在那一句之后,那一句從中間截斷了……太多,也太混亂了。

    仿佛是種種書籍中的文字與內容全被逐句揉碎,再胡亂扔在這墻上,他不斷辨認、分析、湊整,完全不自禁地投入在其中。

    蠟油滴落在他手背,他沒有感覺到疼痛。

    燭光漸漸低了暗了。眼前的文字似乎從慘白的骨頭上漂浮起來,沖他叫嚷著,圍著他蹦跳。

    “做得到嗎?”他身后有人輕聲詢問,“你能全都分清楚嗎?”

    遲夜白心想可以的,我當然可以。

    這想法一出現,他頓時一個激靈。

    身后并沒有人。而方才說話的聲音如此熟悉,是他記憶中文玄舟的聲音。

    骨頭上的文字全都回到了原地,一切安安靜靜,沒有任何怪異之處。

    遲夜白持著蠟燭呆站,只覺得周圍所有的內容,鋪天蓋地地朝自己壓了下來。

    水滿則溢。他突然想起神鷹策書冊之中寫的那句話。

    他立刻吹滅了燭光,把自己放回一片黑暗之中。

    此時骨頭寨外頭,唐鷗等人各自點燃了手中的火折子。

    眾人已經將骨頭寨周圍都看了一遍,能扒拉下來的樹枝都扒拉了下來?蓻]人找到骨頭寨的入口。

    “肯定有的!他剛剛說就在二層,或是三層四層!彼抉R鳳站在寨子上頭說,“再找找……我再看看!

    “就算有,你肯定也找不出來!鼻逶記]有隨著他們一起找,斜躺在一根粗大樹枝上吃果子,“我在這兒呆了一個月有余,始終沒發現任何入口!

    他自從離島,一直在陸上四處玩兒。因為年紀大了,又許久沒出來,加之以前也沒有多大名氣,清元子一路各種吃喝玩樂,始終沒人認出他來。他也不去找遲夜白等人,甚至故意不進蓬陽城,想去哪兒玩就去哪兒玩。

    一個月前他來到了這片山谷。杰子樓所在的山谷是最大的一個,因為完全被杰子樓占據,著實沒什么可玩的,清元子把注意里放在了周圍更加奇崛的地方,攀巖爬壁,捉蛇逗鳥,不亦樂乎,差點又要搗鼓出一個新功法來。

    “那怎么辦?”宋悲言急得不得了,“都是我的錯……”

    “別說話!”司馬鳳怒道,喝斷了他第二百六十一次自我譴責。

    宋悲言不敢出聲了。唐鷗和沈光明一直在奮力拔草扯樹枝,拔到頂層時突然瞥見里頭露出些許亮光。

    骨頭寨的墻壁不止一層骨頭,光線曲曲折折,且本來就不強烈,沈光明趴在墻上,睜圓了眼睛去看!疤弃t,那是……燭光嗎?”

    唐鷗看了片刻,點點頭:“是。司馬,過來!”

    司馬鳳還在遲夜白掉進去的地方研究不停,聞言立刻奔到了唐鷗身邊。

    但燭光已經消失了,再沒有任何光線漏出來。

    “遲夜白可能在這一層。我和沈光明方才看到了一些光線!碧弃t冷靜道,“他既然能從下面來到這里,說明沒有大問題。寨子里沒有聲音,似乎他聽不到我們說話,我們也聽不到他說話!

    司馬鳳沉默片刻,皺眉道:“奇怪……小白掉進去之后我們立刻上來尋找入口和呼喊他,他不可能完全沒聽到!

    “說明這地方隔音很好!鄙蚬饷髌娴,“這有什么奇怪的?”

    “那就更奇怪了!彼抉R鳳說,“是誰說骨頭寨里頭傳出過猛獸聲音的?”

    眾人都是一愣。宋悲言和沈光明對視一眼:“杰子樓里的人說的!

    “他們是聽誰說的?”

    “……獵人!碧弃t皺了皺眉。出發之前杰子樓的人告訴他們,有附近村寨的獵人提起過,骨頭寨這里有猛獸鉆入,能聽到寨子里的古怪吼聲。

    司馬鳳的眼神頓時一冷:“什么獵人?哪個獵人?”

    清元子此時從樹枝上翻身坐起來:“最近這一個月可沒有獵人來過!

    “其他人呢?”司馬鳳問。

    “偶爾會有山民經過,但一般都不入這里,這里不好走!鼻逶右娝抗饨箲],便罕見地出聲安慰,“不要著急嘛,我徒兒這么大個人了,難道還會出什么事嗎?”

    “這次不一樣……”

    “許多練武之人往往都是在這種孤立無援的境地下突然領悟出新功夫的!鼻逶幼灶欁缘卣f了下去,“啊,說起來可能你們沒聽過,我師兄有一招百發百中的制敵之法,叫千秋釘……”

    沈光明素愛聽故事,聞言不由得豎起耳朵,邊聽邊點頭:“唐鷗,這老頭說得很有道理!

    唐鷗盯了他一眼,他立刻低頭,繼續起勁地拔草。

    見沒人聽自己說話,清元子叨叨片刻,又靜了。

    他歪躺在樹枝上,吃完手里的最后一個果子。其余四人仍在繞著骨頭寨察看。骨頭寨著實大,被石梁穩穩承托著,沈光明和宋悲言功夫還不到家,只有唐鷗和司馬鳳運起輕功,繞到了寨子后面察看。

    司馬鳳又看了一圈,壓下心中躁意:“再找不到,直接砸開吧!

    “沒有那么好砸!碧弃t否決了他的提議,“他掉下去的地方是一個機關,不知這里頭是否還有別的關竅若是貿然動手,可能會產生別的問題!

    “現在的問題還不夠嚴重么?”司馬鳳又煩躁起來,“他不見了!”

    “他不是沈光明,也不是小宋,他是遲夜白!碧弃t略略提高了聲音,“我覺得那位老先生說得對,你把他看做小孩一般來保護,是很不妥當的!

    司馬鳳一時語塞,但總算慢慢冷靜下來。

    唐鷗和清元子不知道遲夜白之前看過神鷹策的東西,因而不明白司馬鳳在擔心什么。在少意盟里的那段時間,遲夜白沒有滅過燈。黑暗很容易令他想起一些不好的東西,而它們會讓遲夜白陷入困惑和狂亂之中。司馬鳳陪著他說話吃酒,點著燈等他睡下了才會離開。

    如今寨子里一片漆黑,他心中惴惴不安。

    從寨子上跳下來,司馬鳳站在骨頭寨后面,注視著眼前冷漠的怪異建筑。

    石梁到這里已是盡頭,他險險立在末端,從深谷下揚起的風吹動了衣角。

    “唐鷗,清元子前輩!彼抉R鳳突然開口,“下面呢?石梁下面,我們還未看過!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