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73章 骨頭寨(4)

第73章 骨頭寨(4)

    說不想是騙人的。宋悲言早年跟著文玄舟四處流浪,也在山里河邊住過很久。但用骨頭砌成的寨子,他不止沒見過,連聽都沒聽過。

    他心動不已,想到自己現在被嚴密管制著,又是激動又是懊惱:“可能去不了!

    “為啥去不了?”沈光明奇道。

    “甘大哥讓我幫他整理藥草!彼伪匀隽藗謊。

    沈光明從石凳上跳下:“走走走,我帶你去跟甘令史說說!

    唐鷗:“沈光明,不要亂跑!

    “知道知道!鄙蚬饷骱鷣y應答,拉著宋悲言就跑了。

    兩人找到甘樂意,甘樂意正在認真地分類分盆栽種藥草。

    聽沈光明說明來意,甘樂意立刻拒絕:“不行!

    沈光明:“我們不走遠,天生谷就在附近!

    甘樂意看了宋悲言一眼:“小宋要幫我整理藥草!

    宋悲言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沈光明:“唐鷗幫你整理好不好?我們就在附近玩玩!

    甘樂意正要繼續拒絕,宋悲言突然抬起頭問:“甘大哥,你是不肯信我么?”

    甘樂意:“……”

    他不能說是,又不能說不是,一時間陷入尷尬中。

    說實在的,杰子樓這地方,周圍都是山谷嶺頭,也折騰不出什么來。甘樂意見宋悲言神情殷切又可憐,雖然知道這里面有夸大的成分,也不免覺得有些難過。他讓沈光明細細說了天生谷的位置,答應讓兩人先去,他和唐鷗把藥草整理好了就過去找他們。

    得到他應允的瞬間,宋悲言臉上的悲戚神情一掃而光:“甘大哥你真是太好了!”

    甘樂意:“我就知道你是裝的!”

    宋悲言嘿嘿笑著,和沈光明一起跑了。唐鷗過來跟甘樂意蹲在一塊兒。

    “甘令史,你告訴我怎么做!碧弃t說,“我懂種菜!

    甘樂意:“這不是菜……”

    唐鷗咧嘴笑了:“莫擔心,沈光明雖然武藝還不及我們幾個,但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

    “就是不放心!备蕵芬庋院喴赓W。

    “他倆并不是需要我們時刻保護的小孩子!碧弃t抓起一棵草,“這是什么?韭菜么?”

    “這是血菖蒲……”甘樂意抓起那棵草給唐鷗指點,“你瞧它這個莖的地方,全是血狀斑點,折斷之后還會沁出鮮紅色草汁,氣味與狀態都十分類似血液……”

    他叨叨說著,暫時忘記了宋悲言這回事。唐鷗也認真聽著,不時拎起一棵草向他詢問。

    這時沈光明和宋悲言已經走出了杰子樓。

    “跟著我走就行!鄙蚬饷骱俸俚匦,“我想去天生谷已經想了很久!

    “唐大俠不能和你一起去么?”

    “也有不想跟著他的時候。他太厲害了,會讓我覺得自己沒什么用處!鄙蚬饷髯叩貌豢觳宦,宋悲言能輕松跟上,“所以今天他是故意讓我帶你出來玩兒的!

    宋悲言奇道:“為什么?你武功不是沒他好么?他不擔心嗎?”

    “但我總不能老跟著他啊,總是跟著他,我就永遠都是唐大俠身邊的沈少俠!鄙蚬饷髯屗约号肋^一個矮嶺,“我以前總讓他擔心,但他現在已經在慢慢學著不必時刻都盯著我!

    “說明沈大俠你變得厲害了!彼伪粤⒖陶f。

    沈光明倒吸一口涼氣:“小宋,你這拍馬屁的功夫哪兒學的?很厲害呀!

    宋悲言紅了臉:“不算拍馬屁……你在我心里真是很厲害的!

    他手腳并用地跟著很厲害的沈大俠爬山。宋悲言看得出沈光明的武功雖然不及唐鷗司馬鳳那些人那么好,但也遠遠勝過自己的三腳貓功夫。若是只有沈光明自己一個人,自然很快就能到天生谷。但他放慢腳程,是在等自己。

    不知為何,宋悲言覺得沈光明和唐鷗,跟自己認識的司馬鳳甘樂意這幾人是很像的。

    天生谷之所以名為天生谷,是因為它的奇崛險峻,都是純然天生的。據說是因為上古某日,天降巨石,將這處山巒生生砸出一個深坑來。那巨石如今就在天生谷的谷底,仿佛是巨碗底部盛的一個蛋。谷中怪石奇樹,遮天蔽日,鳥獸數量眾多,自然也不乏珍奇獸類。

    周圍鄉村的獵人偶爾會到天生谷狩獵,但很少有人深入谷底,谷底情況復雜,若是僅僅為了狩獵,大可不必冒險。沈光明聽獵人說過,谷底是一個很大很深的湖,那塊從天而降的巨石就坐落于湖中,但在天生谷的邊緣完全看不到谷底狀況,里面的情況全被巨大的樹冠和濃密霧氣遮蓋了。

    “杰子樓下有六十六層,非常深,不知道天生谷和它比哪個更深一些?”走了半日,沈光明已和宋悲言站在了天生谷的谷口。

    宋悲言被這處的險峻嚇了一跳。沈光明眼神比他好,很快找到了山壁上一條細細的石階。

    “應該是獵人修筑的,咱們可以沿著那里下去!鄙蚬饷鞑[起眼睛探頭觀察,“你瞧,在中段,白色那地方,應該就是骨頭寨!

    宋悲言看得眼睛都酸了,才勉強從密密匝匝的濃綠色中看出一點兒白色痕跡。

    只是那種白著實刺眼,是一種死氣沉沉的白。

    骨頭寨建在天生谷中段的山壁上,像是將一個寨子斜插入山石之中似的。因天長日久,被藤蔓慢慢覆蓋,幾乎看不出原貌。

    宋悲言心中又是好奇又是緊張,但已經走到石階邊上,他不敢開口再問,緊緊隨著沈光明往下走。

    “我踩哪兒你就踩哪兒,腳下注意別碰其余的地方!鄙蚬饷饕簿o張起來,“這兒怎么青苔這么多,難道最近沒有獵人來過么?”

    像是應和他發問一般,谷底突然傳來騷動,隨即一群巨鳥斜飛而出,掠過兩人身邊,直沖天穹。

    宋悲言背部緊貼山壁,冷汗幾乎都出來了。

    “走!鄙蚬饷鞑辉俣嘣,只發出簡短的指示。

    但兩人接下來走得更加慢了,誰都不敢加快腳步。等到日頭漸漸斜了,照亮那一點兒慘白的寨子,他倆終于來到了靠近骨頭寨的地方。

    石階卻從這兒就斷了,斷得干凈利落。

    沈光明站在最后一階看了一會兒,抬頭對宋悲言說:“小宋,我們好像錯了!

    “什么?”宋悲言正瞧著骨頭寨,茫然反問。

    “這個石階不是獵人做的!彼吐曊f,“它是專為要來骨頭寨的人修的一條路!

    宋悲言遲疑片刻:“所以才幾乎沒人用過?那是為誰修的?”

    “……不會是為了我們修的吧?”沈光明干巴巴地笑了。

    宋悲言不敢笑,咽了口口水:“唐大俠他們……種好藥草了沒有?”

    “種好了吧!鄙蚬饷髡f。

    兩人似乎都略為安心,總之先貼在巖壁上,遠遠看著骨頭寨。

    走近了才發現,骨頭寨的下方其實依托著數條粗大石梁。石梁露出一半,其余的部分被寨子吞沒其中,是修筑者連帶著它們一起納入了骨頭寨的設計之中。骨頭寨除去被覆蓋的地方,裸.露的部分只能隱約看到一根根粗細不一的骨頭。寨子并不小,約有五六層高,但每層高度不一,歪歪扭扭,在石梁上維持著一個尷尷尬尬的平衡。

    從兩人停步的地方到骨頭寨,大約還有十余丈,沒有落腳點,全是濕滑的山壁。山壁上倒是懸著數根藤條,從上面遠遠垂下,一直沒入谷底的霧氣之中。沈光明伸手拽了拽,很穩固。

    宋悲言目力所限,實在看不清楚了:“那些真是骨頭嗎?”

    “全是骨頭!鄙蚬饷餍÷曊f。

    除了獸類的頭蓋骨,他還看到了幾個人的骷髏腦殼。谷中無風,寨子周圍的枝葉卻簌簌而動,想到獵人們說寨中有怪聲,兩人都有些怵。

    “唐大俠到底種好了沒有?”宋悲言小聲問。

    “好了,一定好了!鄙蚬饷餍÷暬卮。

    兩人對答完畢,突然齊齊閉上了嘴巴。

    寨子邊上的樹叢中,突然鉆出了一張人臉。

    這邊的兩人漸漸深入天生谷,而另一邊的杰子樓里,田苦和沈晴也在深入杰子樓的底層。

    沈晴理解田苦的猜測,終于還是回去取了鑰匙和密令。夫婦倆十分謹慎,逐層往下,直抵第十五層。

    和鷹貝舍地庫一樣,杰子樓下的六十六層,每一層都有復雜的機關把控。雖然建在山中,但因為內里存放著極其珍貴的東西,這六十六層的外墻澆筑了多種堅固材料,水火難侵。田苦站在十五層的門前,把手里的燈遞給沈晴。

    沈晴:“我也要和你一起進去!

    田苦點點頭:“好!

    沈晴這才將鑰匙和密令交給他。兩半鑰匙與密令合在一起,嵌入十五層門上的機關夾層,田苦聽見了從墻壁深處傳來的機括開啟聲,沉悶而嘶啞。

    和十五層以上的樓層不同,從這里開始,想進入十五層以下任意一層,都必須先通過十五層的機關。田苦隨父母來過這里,但沒有機會看到里面的任何東西。他爹娘教給他開啟的方法,然后就仍舊將他帶了出去。

    聽到機關徹底打開的聲音,田苦示意沈晴后退:“這里面氣味渾濁,你先掩著口鼻!

    沈晴依照他的話做了。

    田苦只將門打開一縫,隨即迅速滑入門內,反手立刻將門重重合上。

    渾濁的風幾乎要吹滅沈晴手里那盞琉璃殼子的燈。

    她呆了片刻,明白過來,撲到門上怒吼:“田苦!王八蛋!”

    田苦在內默默作揖:“夫人,等我出去,你再揍我吧!

    “混帳!”沈晴氣得差點把燈都摔了,最后關頭心疼銀子,險險又捏穩在手里。

    田苦聽不到她罵人了,知道出去一定無幸,揉揉肩膀,轉身慢慢走入深處。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