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34章 十二橋(14)

第34章 十二橋(14)

    賀氏兄弟和賀三笑都是江湖上成了名的人物,但賀一雄和賀二英的名聲并沒有賀三笑那么好。賀一雄年輕時以殺人成名,從那院子逃出來的時候正是狼狽又怨恨,看到邵繼圣,惡從心頭起,上前就把人給擒住了。

    他雖然被關了那么久,身骨不靈活,但邵繼圣學武不精,身上又帶傷,兩人扭打一陣后,賀一雄便尋隙下了重手,把他的脖子擰斷了。

    “我兒當時身上帶著兵器,是一把長劍。和賀一雄打斗的時候長劍折斷,賀一雄害了我兒后,用那劍,把我兒的臉皮剝了下來!鄙劢鸾鸪脸恋,“我妻在關押他們兩兄弟的院子里掛了一盞燈,賀一雄說那盞燈也是一張人臉,天天盯著他看。他便也要用我兒做一盞燈,讓我夫婦日夜都不得安寧……”

    司馬鳳心中一動,失聲打斷了邵金金的話:“等等——你說那燈是什么樣?”

    “就是人面燈!边t夜白開口道,“剛剛賀靈在山上還提著的,和清平嶼那里發現的人面燈一模一樣!

    這回倒是邵金金露出了疑惑之色:“那燈……在別處也有?”

    “邵夫人的那盞燈是哪兒來的?”司馬鳳問。

    “一個書生給的!鄙劢鸾鹫f,“那書生很多年前來過赤神峰,是來找赤神傳說的。那時候小靈正好清醒著,便把赤神傳說告訴了他!

    “那時候提來的燈?”司馬鳳又問。

    邵金金搖搖頭:“不是,只是那書生有禮有節,給我留下了一些印象。大約半年前,他又來了一趟。當時小靈正病著,不能見客,他便說自己也懂些醫道,想給小靈看看病。那燈便是他給的。燈的模樣著實怪異,我看著也十分不舒服。但他告訴小靈,若是心頭有什么仇怨,就把燈點亮,掛在仇人面前。燈里寄宿著賀三笑的魂魄,她將日夜折磨賀氏兄弟,不會讓他們好過!

    遲夜白明白了:“對賀靈來說,這盞燈才是最對癥的藥!

    邵金金凄然一笑:“確實如此。那燈就被賀靈掛在了院子里,也因此被賀一雄記住了。他要用我兒的臉皮做一盞燈……”

    司馬鳳還要再問,遲夜白抬手止住了他。遲夜白方才潛水到赤神峰山腳下,路上聽到了水工們議論邵繼圣被殺的事情。他心中疑竇重重,開聲問邵金金:“你在郁瀾江上殺的那個人,不是邵繼圣,是賀一雄?”

    “對!

    “可他長著邵繼圣的模樣!

    遲夜白話一出口,忽地就明白了。是邵繼圣的那張臉皮。

    “賀一雄年少時在江湖上混過,三教九流都有接觸。他沒能逃到山腳下,因為烏煙閣的防備太嚴密了。他也放棄了做燈的想法,將我兒臉皮蒙在臉上,想趁著夜色逃出去!鄙劢鸾鹫Z氣陰沉,“但當天夜里我便發現了我兒的尸首。那時賀一雄已逃到郁瀾江邊,我便追了上去,將他一劍穿心!

    遲夜白長嘆一口氣。暗夜中在船上搏斗的不是邵繼圣和他爹。那個叫嚷著要撕去面皮的人是賀一雄,他想在眾多水工面前露出真模樣,說不定還要說出賀靈的身世——于是邵金金沒有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殺了他。

    “賀靈把邵繼圣和賀一雄的尸首釘在山壁上,又是為了什么?”

    “釘賀一雄是為了將其尸體曝曬。我們這兒有個說法,人死后七日還不得入土,魂魄便找不到通往地府的路,生生世世都要纏在骨頭上,做孤魂野鬼的!鄙劢鸾鸬吐暤,“至于我兒……我也不知道小靈為什么要這樣做。她做的很多事情……我都不太懂!

    遲夜白趁著邵金金說話的機會,低聲告訴了司馬鳳方才人面燈的事情。司馬鳳的神情一下子變得極為奇怪,皺著眉頭,欲言又止;蚴窍氲浆F在不便于說話,他最后只點點頭,抬頭沖著樹上喊了一句:“阿四,信號!

    阿四抱著搖搖晃晃的樹梢,應了一聲,從腰上掏出個竹筒子上下晃動,隨即拉開了木塞。木筒子里竄出一團火光,直沖上天,炸了開來。

    邵金金臉色一變,突地陰翳起來。

    “邵閣主說了那么多話,我和遲當家都聽在耳朵里。只是今兒上烏煙閣的不止我們兩人,信號一現,周圍埋伏著的人手很快也要過來了。衙差也在來的路上,邵閣主可千萬別做什么錯事!

    司馬鳳慢吞吞說完,只聽當啷一聲響,一把只有手掌大小的短刃從邵金金袖中落下,淬毒的刀身上還閃著藍光。

    遲夜白心中一驚:這刀子自然不可能是邵金金給自己和賀靈留的。他費了這么大的功夫保住了賀靈的命,不可能又親手殺她。

    邵金金把刀子拿起,扔到了司馬鳳和遲夜白面前。

    “我身上沒了。我只有一個要求!鄙劢鸾鹫f,“事情是我做的,和小靈沒有任何關系。她病得很重,醫不好,如果真的進了監牢,很快就會死的。求求你們,求求兩位少俠,放我妻一條生路。邵金金不敢說一世英明,但烏煙閣和我的名字,拎出去也有一些分量,足夠官府交差了!

    “我們可不是官府!彼抉R鳳冷聲道,“是誰做的便是誰做的,馬虎不得!

    “你們要公道,把我抓了去,這就是公道啊!鄙劢鸾鸸蛐袃刹,朝司馬鳳磕頭,“偷孩子的是我,扔孩子的也是我。為了不讓人發現,我還穿著女人的衣裳去,還三番五次作惡,我是罪有應得,我心里早就有盤算了。抓我就行了,留賀靈一條命吧。她一生孤苦,不能在牢里熬!

    賀靈緊抓著他衣服,攔在邵金金面前,狠狠瞪視著司馬鳳。

    司馬鳳瞧著她眼神,不為所動。

    他見過太多這樣的神情,因而并不覺得憐憫或懼怕。

    “你夫人一生孤苦……”他低聲道,“可憐那些孩子,連一生這詞語是什么都還未知曉!

    賀靈聽不明白他的話,緊抓著邵金金的衣袖,不讓司馬鳳接近。

    烏煙閣的弟子們也開始躁動,遲夜白心知今夜可能無法帶走這兩人了,不如在這里等待援兵。阿四發出的信號不是司馬家的,是鷹貝舍用于傳訊的。在四面飛鳥驚起的鳴叫和慢慢減弱的鐘聲之中,他聽到了鷹嘯。

    鷹貝舍在榮慶城之外也有自己的分舍,屬榮慶城分舍管理。遲夜白拽拽司馬鳳的手,示意他聽鷹的聲音。

    司馬鳳聽到了,同時也看到了邵金金從地上抄起那把帶毒的小刀,朝著自己側腹刺下。

    如果邵金金死了,那么榮慶城這案子就等于死無對證。

    烏煙閣弟子的證詞只是旁證,且他們不一定愿意作證邵金金說過了什么話。

    賀靈瘋瘋癲癲,話都說不直,不會有人相信。

    如此一來,這案子的真相變成了司馬鳳和遲夜白這兩位偵查案子的人所說的一面之辭。

    江湖人行事確實講規矩,但規矩之外,還有別的格局。烏煙閣的江湖地位不低,只是近年低調許多,但邵金金人面還是很廣的——官府能信自己和小白的話么?就算官府信了,江湖人會信么?

    司馬鳳在瞬息之間,腦中閃過無數念頭。

    司馬良人反復多次跟他說過,司馬世家是中立的,無論是在朝廷和江湖之間,還是在各個江湖幫派之間。只有中立,才能保持這最基本的公正,而公正才是他們這些人能得到世人信賴的關鍵。

    因而,邵金金不能死。

    他若死了,賀靈抓不得,榮慶案子的真相也變得不像真相了。

    ——“司馬!”遲夜白失聲喊道。

    在邵金金出刀瞬間,他也看到了他的動作——但他懷里還抱著個娃娃,沒辦法出手。

    只見司馬鳳立刻往前踏了一步,腳尖踢中邵金金手肘。

    邵金金悶哼一聲,手肘頓時脫臼。小刀脫手,順著司馬鳳的勁力打著圈兒、貼著地面斜飛出去。

    遲夜白一口氣還未喘勻,便聽到在清脆的骨關節響聲里,賀靈帶著哭腔喊了一聲“惡人”。

    她沖司馬鳳大吼,右手食中二指在右耳的綠玉耳環上一擰,隨即立刻沖著司馬鳳揮出。

    那顆綠瑩瑩的石頭竟然不是玉,而是一團藥粉。

    司馬鳳立刻舉袖擋著自己的臉,但藥粉仍是撲向了他眼睛。

    一切都發生在呼吸之間,遲夜白在這劇變中想起,照梅峰的女弟子們,個個擅長用毒。

    他飛快退了一步,沖上面喊了句:“阿四!”

    在司馬鳳出手的時候阿四已從樹上跳下。他穩穩接過遲夜白拋過來的孩子,也將他護在自己懷中。

    遲夜白奮力揮袖,將那瑩綠色藥粉震開,彎腰拽著司馬鳳的手臂把他拖起,連續推出幾丈之外。

    那藥粉沖著邵金金和賀靈過去,但對兩人并無影響。

    “惡人!不要害阿邵!”賀靈哭喊道,仍舊擋在邵金金面前。邵金金疼得冷汗直冒,也顧不上自己的手了:“司馬少俠!不要睜眼睛!遲當家,去找清水……沖一沖,千萬別睜開眼!”

    他太過惶急,遲夜白只覺得手腳都冷了,連忙蹲在司馬鳳面前察看。

    司馬鳳似是疼得厲害,肩膀微微顫抖,臉上露出個難看至極的表情,似哭似笑。

    “完了,不會瞎了吧?”他咬著牙,一通亂說,“他娘的,太疼了,老子眼睛還在么?”

    “在的、在的!边t夜白為他擦去眼里流出來的液體。

    從司馬鳳緊閉的雙目里流出來的是摻著血色的眼淚,在晦暗燈火中更顯可怖。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