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尋兇策 > 第1章 人面燈(1)

第1章 人面燈(1)

    *楔子

    清平嶼這地方小且清靜,連狗和別處都不一樣:不止向來不吠不鬧,無端端聞到滿鼻子的新鮮血氣,也只嗚嗚地哆嗦幾聲。

    它主人倒是嚇壞了,手里的銅鑼竹杠當當當滾落在地。

    “死、死人啦!”老頭踢了那狗一腳,立時犬吠與人聲齊鳴——“死人了……汪嗚~死人……汪汪嗚~”

    更錘咕咚砸在那條尸背上,又咕咚翻進血泊里。

    老頭站在桃園門口亂抖,而門口正伏倒著一個身著錦衣的大漢,數道血流從其身下蜿蜒而出,生生將落下的桃色花瓣染得渾紅。那人背上插著幾把刀,刀刀盡沒,只余刀柄,眼見是沒氣兒了。

    小小的清平嶼立刻被這幾聲哀嚎吵醒,各戶燈火逐盞亮起。

    老頭想跑,那不知死活的狗卻竄到那不知死活的人身邊,亮出兩排白牙,將他拖向老頭。

    “別別別別!”老頭癱在地上踹他的狗,“這玩意兒不要不要不要!”

    狗便松了口,那人的腦袋砸在地上,正好翻著白眼朝向打更老頭。

    老頭一愣:這條尸他倒是認識。

    只不過滿臉是血,在燈火映照下,比平日里更猙獰數倍。

    ……不過這桃園何曾點了燈火?老頭滿頭霧水,抬頭望向光亮源頭。

    一張發亮人面懸在黑夜的桃枝上,正沖他陰陰地笑。

    ************

    *人面燈(1)

    薄日清早,四野茫茫。

    蓬陽城城門發出沉重嘶啞的聲音,緩慢被推開。

    貫通陸地東西兩端的郁瀾江擁有眾多漁港商港,而蓬陽城便是這條大江上的最后一個港口。

    蓬陽位于郁瀾江入?,地勢平緩,和發達的農業與商業相比,漁業不夠興盛。又因其氣候適宜、四季不凍,城內商賈來往貨物流通,因而極為繁華熱鬧。當朝著名詩人白如元*曾賦詩贊美它“瀾蒼此景中,天地借一春”,只是該詩句因數年前被當作科考題目而成為無數讀書人的噩夢,之后一段時間文人為蓬陽寫的贊詩的數量遠遠低于貶詞。

    刑名世家司馬便居住在這座蓬陽城中。

    這幾天是司馬家準備喜事的日子,來道賀的江湖人士很多,城門一開便烏壓壓地涌進來。守城兵士大約只認得武林盟主、少林方丈、武當道人,或是江湖第一美人胡明媚、天下第一才子柳問道、西北第一刀胡大風之類名聲響亮的人物?吹接腥藥е淦骰驖M臉煞氣,他們即便心中害怕,也只得硬著頭皮上前去檢查通行文牒。

    日近中天,有士兵見到幾騎人馬從官道緩慢行來。當先那位神采俊逸,氣度非凡,一身白衣利落倜儻,連帶身后的幾位隨從也個個身材高大,容貌出眾。

    站在最前面的小兵連忙戳戳旁人胳膊:“快看,鷹貝舍的人來了,最前面那位不就是‘照海透’遲夜白?”

    眾人立刻打起精神,挺直胸膛,齊齊盯著走近的人馬。

    那幾匹白馬太過風流招搖,連帶城門周圍的人也紛紛停下回看。

    蓬陽周圍有三縣六鎮十八鄉,呈輻射狀分布在周圍?亢5逆傋佑腥膫,而其中景色最好、最為出名的,便是云陽鎮。

    云陽鎮多出美人,世傳“云陽一睞,東宮失色”,講的便是前朝皇帝來蓬陽玩兒的時候發生的艷遇。

    江湖上最有名的的情報機構鷹貝舍便在云陽鎮。而“照海透”遲夜白正是鷹貝舍新任的當家。

    遲夜白天生一副風流相,修眉長目,挺鼻薄唇,但神情冷淡,長得風流卻沒法讓人生出風流之念。他發上束著一枚綠松石骨簪,那簪子在陽光下十分顯眼,是他白凈臉龐和黑沉發絲中難得的一點亮色。

    遲夜白頻繁出入蓬陽城,經過城門只在馬上亮出自己的腰牌便順利通過了。

    回頭見到兵士們的神情,遲夜白身邊的侍從慕容海忍不住低笑出聲:“當家,他們還在看呢!

    “別瞧,快走!边t夜白低聲道,“劉隊長每次見我就問我要生辰八字好跟他妹子合在一起算算,煩得很!

    余人便憋著笑,慢悠悠跟在他身后。慕容海一張嘴實在難閑下來,提著韁繩走到遲夜白身旁,滿臉好奇。

    “司馬鳳他堂姐叫什么來著?”他問,“咱們大老遠來吃酒,人都見不上一面,太可惜了。只聽說她是蓬陽第一美人,到底美成什么模樣?”

    “見到也不一定是你的。司馬雙桐的夫君可是個朝廷命官,咱們這種江湖客入不了大美人的眼!鄙砗笥腥诵Φ。

    “話說回來,說是大美人,誰見過啦?指不定貌似嫫母無鹽,卻因為司馬家的權勢,生生被說成傾世美人!蹦饺莺栠t夜白,“當家,你見過么?”

    遲夜白:“見過!

    慕容海:“如何?”

    遲夜白心里覺得他問題十分無聊,訓了他們幾句后,慢慢道:“和司馬鳳頗有幾分相似!

    眾人先是一愣,隨后紛紛低頭笑了。

    遲夜白:“……笑什么?”

    “和司馬少爺相似,那應該很好看了!蹦饺莺U,“當家不必多說,我們懂!

    遲夜白:“……懂什么?”

    慕容海:“都懂,都懂,走了啊!

    說完揮著自己馬鞭,在遲夜白坐騎屁股上拍了幾下。

    此時蓬陽城東南方的沁霜院中,一壺茶剛剛沏好。

    “聽聞鷹貝舍的人已經入城了!鼻逋覆杷畯膲刈煦殂榱魅氡,倒茶的女子容貌嬌媚,一雙手修長白皙,扭頭沖斜躺在榻上的一位俊俏青年說話,“司馬公子不回家看看?”

    司馬鳳湊過去聞了聞那茶,忍不住贊道:“好茶呀。這個貴得很,霜華呀霜華,不是說攢錢贖身么,你哪兒來銀子買?”

    “你上回給我的!”霜華將茶壺重重坐在桌上,笑罵道,“你巴巴地給遲夜白討來了幾兩,結果他不收,你便轉手給了我!

    司馬鳳總算記起,收起扇子在掌心一拍,面上露出個浮夸的驚訝神情:“對!”

    霜華:“在我面前還做什么戲;厝グ苫厝グ!

    “家里可不如你這兒舒服,快把上次那曲兒彈給我聽聽!彼抉R鳳滿足地喝著茶,搖著扇子說,“霜華,你這焚的什么香?味兒咋這么勾人呢?”

    “恒春香*,不止貴,還難買!彼A嘆氣,“你要聽什么呀?”

    等茶喝完了,新曲兒也聽完了,霜華看看時辰,再次給司馬鳳下了逐客令。

    司馬鳳不動,揉揉手腕,抄起矮幾上的筆,說要給霜華畫個像。

    霜華將他從軟榻上拖起來。司馬鳳長腿勾著榻上矮幾,霜華死拽也不動。

    “沁霜院居然趕客!”司馬鳳嚷道,“傳出去可太損你們名聲了!

    “走吧司馬公子。你再不走,你家那位就找上門來了!彼抉R鳳不放腿,霜華也不放手,“他踹壞我這兒幾扇門了,你數數……”

    話音未落,房門砰的一聲巨響,果真被人從外面踹開了。

    霜華倒吸一口冷氣,雙手頓松,司馬鳳立刻滾到了地上。

    外頭日頭已西垂,暮色漸漸升起。

    遲夜白站在門外,面色很涼。

    屋內兩人瞧著屋外那個,屋外那個瞧著屋內兩人。

    司馬鳳從地上利落爬起,拍拍膝蓋灰塵,笑著往外跨了幾步:“小白……”

    他話未說完,遲夜白冷冷瞧他一眼,他立刻不出聲了。

    “回家!边t夜白低聲道,“你爹找你!

    刑名世家司馬和鷹貝舍遲家由于各種原因往來頻繁,加之又有各種……復雜關系,江湖人都曉得這兩家的小公子從小一起長大,情同手足。

    蓬陽城的沁霜院、香珠樓、紅煙樓、芳菲集、芙蓉院……里頭的姑娘們,也都曉得的。

    只是她們曉得的內容和江湖人曉得的不大一樣。

    “司馬公子,又被抓回去啦?”香珠樓的姑娘甩著手絹兒。

    “回去要跪釘板的喲!狈挤萍睦哮d咯咯嬌笑。

    “遲少爺,遲少爺!倆月不見,你怎的又俊了?”芙蓉院的姑娘直接往遲夜白的馬上扔了朵香花,“司馬公子哪兒有我這么識趣呀?”

    在笑聲里司馬鳳夾著馬腹緊走幾步:“小白,走快點兒!

    遲夜白冷笑道:“怎的,曉得丟人了?”

    “我不丟人!彼抉R鳳笑道,“我是不想讓這么多人看你!

    遲夜白:“……”

    司馬鳳:“你這么好看,要是個個瞧了都中意你,那怎么辦?你只有一個,你是我……”

    “回家。!”遲夜白臉上浮現薄紅,怒道,“走。!”

    司馬鳳笑著點頭:“好好好,咱們回家!

    兩人拐出了煙花巷,眼見晚風拂動,遲夜白心情漸漸平靜,這才轉而跟司馬鳳說起正事來。

    “我已經見過你爹了!彼f,“他說清平嶼上有些事情想讓你我去處理!

    “去呀。清平嶼現在可好看了,遍地桃花,魚也正肥著!彼抉R鳳說,“我還跟霜華學了一首曲兒,可以在桃樹底下唱給你聽……”

    他在遲夜白的眼神里默默?诹。

    “他讓我們去清平嶼找一個故人!边t夜白看著眼前街道,“清平嶼上出了命案,你爹怕這詭怪案子會牽連他那位老友!

    “嗯?”司馬鳳終于收起嬉笑之色,“有多詭怪??”

    “你聽過人面燈么?”遲夜白問。

    司馬鳳:“啥玩意兒?繪了人面的燈籠?”

    “不是!边t夜白說,“是用人皮做的燈籠!

    ----

    *恒春香:傳說中的香品,出自一種葉似蓮花、芬芳似桂花的恒春之樹!妒斑z記》中說燕昭王從仙人手中獲得過這種香。(《香乘》)

    *白如元:司馬鳳很喜歡的一位詩人,寫的艷詩十分出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